武汉雷神山医院迎来第二批患者
来源:武汉雷神山医院迎来第二批患者发稿时间:2020-03-27 22:28:56


疫情虽然是公共卫生议题,但背后涉及政治、经济、外交等一系列问题。科学家可以给出技术解决方案,但最终的防控政策需要纳入经济、政治、社会心理等各方面考量。我们在理解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抗疫政策时,都应注意到其中的复杂性,防止想当然地“捧一踩一”。

在疫情发展到全球的现阶段,对标中国是不妥当的。意大利6000多万人口和中国对标,美国3亿多人口也和中国对标,并不是一个评估疫情的科学标准。

中国当下已非疫情暴发和传播中心,对标中国确诊数量既无助于客观评估疫情,又会强化疫情与中国之间关系的刻板印象,对全球合作抗疫有害无益。WHO或其他国际权威的专业机构,应该给出一套客观评价疫情严重程度的科学标准,以便于各国政府和民众正确解读疫情信息。

但由于特朗普没有担任州长的经验,应对公共安全危机处置能力不足的短板暴露无遗。他缺乏整体思路,也欠缺冷静镇定,其脱口秀风格切换到“战时总统”的角色上时,要么过于迟钝,要么反应过度。

好在美国政治有很好的纠错机制,总统“任性”不至于失控。他造成的最大麻烦不是直接干扰抗疫——美国体制中专业机构是应对疫情的真正主导力量,而是“无限宽松”的经济政策会产生严重后遗症,这在当前还不会显示出来。今天下午,上海市科协生物医药专业委员会主办的“病毒演变、进化、传播的基础研究与防治实践——从SARS到COVID-19”研讨会在上海科学会堂举行。谈及无症状感染者问题,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、新冠肺炎上海专家治疗组高级专家组组长张文宏在会上表示,这是我国进入疫情防控“下半场”的一类重要监测目标。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、上海市预防医学会会长吴凡指出,防止被这类人员感染的最有效手段,是加强个人防护。

很多中外媒体在报道这一信息时都用了“美国确诊感染人数超过中国”之类的标题或内容,这是值得商榷的。

不过,美国流行的派对文化会是疫情防控的一大障碍,也因此导致了美国特色的“疫情低龄化”。这次疫情在多国都是对老年人群体杀伤大,但以纽约为例,18岁到49岁的青壮年占到了54%。

美国的科技能力和政府动员能力还是可以放心的,正在不断提高效率、发挥作用。

特别是输入性疫情已经形成后,美国的防控形势就变得更为复杂。中国的疫情发展有比较明确的链条,防控重点也很清晰,但对美国来说,几乎是多点共进,防控难度就更大些。

李兰娟介绍,对于新冠肺炎重型和危重型倾向的患者,要明确观察他们的细胞因子和炎症介质,重点监测以下指标:外周血炎症因子,如IL-6等急剧升高;C反应蛋白进行性上升;外周血淋巴细胞进行性下降;乳酸进行性升高;肺部病变在短期内迅速进展。